从《煎饼侠》到安徽定远,全长约960公里-克里焦点网

虽然本文跟焦点中国文章惯常风格不太像,但它反映的细节确实在你我身边,历历在目。

《煎饼侠》成为了一匹黑马。在竞争异常激烈的今年暑期档,其在《捉妖记》、《小时代4:灵魂尽头》等众多影片中杀出重围。7月17日,这部电影首映当天票房入账1.39亿元,观影人次437万,超过《小时代4》1.12亿元的首映票房,刷新了华语2D电影首日的票房纪录。截止到7月19日,《煎饼侠》3天票房已突破4亿元。

我想先说一个发生在我老家的例子。

定远,安徽的一个县城。

从北京到安徽省滁州市定远县,全长约960公里,搭乘动车需要5个半小时。如果坐时速300公里以上的高铁,行程缩短为3个半小时。半天时间,城里人刷刷微博或者开个会就消耗过去了,但对几辈生活以农业经济为主,拥有历史名人包青天、戚继光、现代名人李克强以及韵味十足的安徽大鼓的定远人来说,这样的路程曾经非常遥远。

因为高铁,定远第一次与国际大都市近在咫尺。在2011年6月京沪高铁全线贯通之前,这里许多人一辈子都没坐过火车。以前出远门,他们得先从村里赶到镇上,再坐两个小时汽车到南边的合肥市,坐14个小时左右的火车到首都。定远约100万人口,是一个典型的中国内陆县级行政单位,位于安徽东部,下辖22个乡镇,东临滁州,西接淮南,北通蚌埠,在周围城市的环绕中,它略显孤独。在更大范围的中国速度的鼓点中,它又有着诚惶诚恐的跃跃欲试。

从《煎饼侠》到安徽定远,全长约960公里-克里焦点网从《煎饼侠》到安徽定远,全长约960公里-克里焦点网

定远高铁站

如今,定远被强行拉入了现代化行列。主流的公司品牌们开始在定远忙碌往返,这个原本的商品粮油大县、岩盐资源大县、石膏资源大县、国家瘦肉型猪基地,涌入了肯德基、大润发、iPhone、宝洁、耐克、比亚迪、娃哈哈、加多宝、淘宝、京东商城、申通快递等在大城市寻常可见的各种消费产业品牌。

在定远县标志性的太平洋百货商场后面的银海电影院,最近这里每天都挤满了人,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一部电影——大鹏的《煎饼侠》。这个县城的年轻人们,都在为它而躁动。

如今,银海每天上映着好几部影片,最近热映的《大圣归来》、《捉妖记》,在这里都可以看到。而在两年前,这里每周才只播放一部电影,《寒战》或《西游降魔篇》或《暮光之城4》……

2013年,全国新增银幕5077块,其中三四线城市、中西部地区占全国新增银幕数的50%以上。

从《煎饼侠》到安徽定远,全长约960公里-克里焦点网

银海电影院的网站上显示,《煎饼侠》一天放映9场,《捉妖记》一天6场,《大圣归来》一天2场,《小羊肖恩》一天1场。其中《煎饼侠》基本场场爆满。

从《煎饼侠》到安徽定远,全长约960公里-克里焦点网
从《煎饼侠》到安徽定远,全长约960公里-克里焦点网

7月19日晚,余刚带着弟弟一家四口,堂弟一家三口走进了电影院。余刚,我的高中同学,84年出身的他是大鹏的粉丝,从《屌丝男士》第一季一直追到第四季。2012年起,大鹏通过搜狐视频推出由他自编自导自演的网络短剧《屌丝男士》系列,在互联网上迅速走红。根据搜狐视频的数据,截止目前,《屌丝男士》系列已经获得了累计超过30亿的点击量。

“追了三年《屌丝男士》,怎么也该买张电影票了。”在余刚看来,看《煎饼侠》是应该的。

《煎饼侠》在银海电影院的票价为60元,今天官网上购买折扣价为29.9元,糯米网上的团购价为36元。60或者29.9元看一场电影,对于这个人均月消费在600元的县城来说,不多也不少。

中国大地到处都在发生的城镇化演变,正在不断改变定远的商业格局,却无法以同样的高效,把当地的收入水平和消费水平向上拉升。在定远,一个种地的普通农民年收入在8000元左右,定远工业园区的工人们月工资在2500元左右,外出打工者月收入稍微高点,大约4000元左右。

余刚在县城里从事建材行业,也算是一个小的家族企业。“不差电影票那点钱”的他,每个月都会去影院看几场电影。充实精神生活也好,消磨无聊的时间也好,总之,他在不断地为新电影买单。

从《煎饼侠》到安徽定远,全长约960公里-克里焦点网

余刚一家四口

王俊,我的小学同学,他在县城的一家超市做营业员,月收入不到2000元的他,一年里也会进几次电影院。他说自己并非爱看电影,而是身边的朋友都去,有时也要跟着“大部队”走。“我这算跟风吗?”他笑着反问我。去年,他和朋友去看了黄渤主演的《心花路放》,至今还记着电影里黄渤的一句台词“你说的啊,前面还有三千公里,姑娘,现在只剩下2850公里啦!”

银海电影院有5个厅,最大的一个厅可以容纳200人,最小的在100人左右,5个厅累计一次可以容纳700人。按照《煎饼侠》每天8场来计算,一天观影人次在1000人左右,以30元的票价来计算,已经上映的这五天里,已经贡献了至少15万元。以此类推,整个上映期,贡献出30万元的票房似乎并不难。

当然,15万元在4亿元的票房中几乎是可以省略的。不过对于成本仅仅只有5000万元的《煎饼侠》来说,这又似乎不能忽视。

“不会觉得《煎饼侠》制作的不够精良吗?”我问。

“不会啊,它够草根,够接地气,够搞笑。”余刚说。

是的,中国电影市场这几年新增的三四五线城市观众们,他们是可以容忍和包容国产电影的缺点的,尽管它们不够完美。而这对于一线城市的观众们来说,恰恰是被诟病的。

从《煎饼侠》到安徽定远,全长约960公里-克里焦点网从《煎饼侠》到安徽定远,全长约960公里-克里焦点网
从《煎饼侠》到安徽定远,全长约960公里-克里焦点网

从《煎饼侠》到安徽定远,全长约960公里-克里焦点网

对于2014年将突破400亿票房又充满竞争的中国电影来说,也许押准了三四线城市,也许农村包围城市,不失为一个好办法。比如叫兽易小星的《万万没想到》正在改编为同名大电影,不出意外,2016年上半年就将上映。不出意外,票房也应该会大卖。

“我想我一定会去看电影《万万没想到》,因为也挺搞笑的。”余刚说。

文/三声,欢迎关注三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