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碟说:让知识变得有趣、有态度,打造最大的视频百科生态入口-克里焦点网

文| 夏宏

“400多集节目,近18亿点播量。”这是飞碟说创始人汤怀给出的数字。

这个以PGC方式生产短视频的新媒体品牌,用短视频加动漫解说的形式,将内容定位为让知识变得简单、有趣、有态度的点上。

——我们从《神秘的朝鲜》、《硬盘里的女神》、《女性自慰器简史》、《计划生育伤害史》、《中国护照签证攻略》等等这些飞碟说制作的短视频标题里,对其趣味与风格不难得出一个直观上的判断。

飞碟说创办于2年前。最初,它以作品为驱动,现正转向产品、公司化运营的方向上来。汤怀真正想干的事是打造一个“视频百科”的平台与入口,“用户通过这些短视频能找到他想要的知识,并且乐于接受。”

“传统教育使知识获取变得单一枯燥,我们致力于成为知识的雕刻工,把知识原料雕琢成更有创意的方式将它传播出去,使其更容易被大众接受。我们的未来目标,不只是制作知识视频内容,更要打造百科视频的生态入口。”他曾对媒体表述道。

除了飞碟说,飞碟一分钟、飞碟啪、飞碟唱、飞碟词酷这些都是其陆续上线的栏目。涉足的内容既有主打热点话题的飞碟说,也包括定位于实用知识,每天教会大家一个实用技能的飞碟一分钟。在60秒的视频里,教你如何通马桶、如何预防颈椎病、如何识别绿茶婊等等。而在飞碟唱里,他们的内容是有关职业、星座的话题。

飞碟说的产品线还在不断延长,内容涉及女性、亲子、普法、军事、电影等垂直领域。

飞碟说:让知识变得有趣、有态度,打造最大的视频百科生态入口-克里焦点网

为什么要做平台?如何让这个模式由重变轻?

飞碟说的传播渠道来自土豆优酷、爱奇艺、搜狐、腾讯等第三方平台;在线下它打通了在公交车、地铁站、电梯口等播出渠道,而目前它正内测其打造的网站与APP自有平台,并将正式推出上线。

飞碟说创办之时,也正是“罗辑思维”、“晓说”等视频类自媒体萌芽,及其后不久迅速爆发之时。不过,汤怀并不想像罗辑思维那样只垂直在某个内容领域,而寄往用户在若干年后在这个平台上搜出来的内容,“依然对他有价值”。

他看重这件事的长期价值与长尾效应,“我们以后还会在学科教育上做些投入。逻辑是一样的,我既然能做汽车行业的知识,那么我告诉用户如何学好英语也不会走不通。”

打造一个以自制为主的视频平台是重模式,“但越到后面就会越轻。”汤怀说,“UGC在视频领域看上去好像不靠谱。”可是他认为未来2、3年时间内无论是前期拍摄、后期动画制作的门槛会越来越低,更多用户能够为此参与进来。此外他还认为,产品线虽然很长,“但我们也并非需要全部由自己来制作完成,可以签些活得很辛苦、但战斗力依然旺盛的小团队一起合作。”

汤怀说,他们也并非是无限制地去拓展产品。一是,对产品的选择会优胜劣汰,不以产品量为唯一指标。二,优先用户与客户价值最高的内容投放产品,“这是基点。你会发现我们的产品线有它的逻辑所在。比如,我们为什么做亲子?因为它的市场就在那里,它的商业价值会很大。作为平台,我们把经过选择的内容放上去就可以了,这事儿压根儿没那么复杂。”

产品如何标准化、规模化生产?

在制作一个5分钟的动画视频,3至5个人的团队,比较普遍的速度在一周左右。如何标准化、规模化做产品?汤怀说,飞碟说在一些热点话题上,可以快到3小时内就提供一个完整的、动画形式的视频产品。如何做到这点?

汤怀介绍,他们首先是在制作机制上的改变:传统的工作模式是导演中心制。他提出一个创意,然后就去做了,“他完全不可虑用户,也没这个概念。”而他们的特点是以百科知识为核心内容,重点在知识逻辑这件事,不侧重剧情,为此不非得需要导演把控。而是将它的生产分解成若干环节,交由不同的人各司其职完成。这些人包括一个做技术的、一个美工,还有一个产品经理。“这是一个互联网公司的团队搭配方式——以产品经理为主导,并且给以专项资金。”

此外,在产品标准化这件事情上,飞碟说核心的方法是“逻辑标准化”:为什么要做这个内容,核心方法论是什么、逻辑是什么?厘清了这些问题后是创意,如何把这些知识清晰地展示出来,并且做到好玩?还有,内容涉及到不同垂直领域选题怎么找?如何保证知识的准确性、专业性?“我们为此聘请了不同领域的专家作为顾问,兼职为我们出谋划策。”

怎么赚钱

去年上半年飞碟说已完成A轮融资,目前他们正在寻找下一轮的投资者。

汤怀说,他们现在主要得盈利方式还是来源于植入广告。小米团队在较早时看过他们制作的一个“神曲”视频,觉得很有意思,便主动找上门来成为了它的一个客户。

在飞碟说的商业规划里,他们正着手打造一个固定的动漫形象,汤怀希望它有自己的粉丝,然后可以开发周边产品,可以与游戏产品对接起来。

此外,到一定时候汤怀认为像罗辑思维走社群电商的概念,也是一个盈利模式,“但在这个模式上我们不会走得太急,因为把握不好就会偏移重心、伤害到为用户生产的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