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速找到100位码农、产品3周上线,可能有解决方案-克里焦点网

“互联网革命最伟大的思考者”克莱·舍基在《认知盈余》一书中提到,美国人一年花在看电视上的时间大约2000亿个小时,而这几乎是2000个维基百科项目一年所需要的时间。如果我们将每个人的自由时间看成一个集合体,一种认知盈余,那么,这种盈余会有多大?

事实上快速的生活节奏已经让我们忘记了自由时间始终属于自己,可以凭自己的意愿来消费它们,创造它们和分享它们。Uber、Airbnb代表的共享经济创业模式势头正劲,除生活服务外,人们对专业技术服务的需求也是刚需,比如,码农这个群体如何贡献他们的盈余时间?

焦点中国编辑采访的这家名叫快码众包的创业公司,就是想利用程序员的闲余时间来解决创业公司人员不稳定、招聘困难、人手有限等问题。他们的愿景看起来很美:只需要你有一个创业想法,就能够快速找到100位码农,实现产品3-5周快速上线。这家公司到底有什么样的创新?

连接创业者和程序员

快码众包是一个专注软件众包开发的服务平台,顾名思义,就是“快写代码”,通过众包的方式,快速完成软件项目的开发。快码众包平台的目标群体主要有两种:1、有项目开发需求的创业公司;2、具备专业技能和闲余时间的程序员。

对于大多创业者来说,创业初期很多时候只有一个想法,苦于缺乏资金和技术人员,无法将产品快速开发并上线,这个时候就可以把产品合理拆分为几十甚至上百个任务通过快码平台众包给程序员,平台会根据评级推荐首先抢单的程序员来接单,由程序员在规定的时间内快速完成项目开发工作。

对于程序员来说,在提交个人资料并获得语言评级后,便可以通过抢单接收任务,利用自己工作之外的闲余时间,帮助创业者快速完成某一项任务的开发。总而言之,快码众包就是把程序员的闲置时间利用起来,帮助创业者快速实现产品上线。

诉求点:效率高、开发周期短

快码众包的模式让我们不禁想起了刚刚获得26亿元融资的猪八戒网同为互联网服务众包交易平台,快码完全可以被定义为“程序员垂直领域的猪八戒”。不过,在快码CMO何嘉文看来,与猪八戒相比,快码除了更垂直之外,最大的诉求点是“效率高、开发周期短”,他总结了三点:

1、以猪八戒为例,它做的是项目托管和对接,针对的是整个项目的需求,而一些团体为了接更多的项目,导致每个项目可能只有2-3个人在做,在速度和效率上仍有欠缺;

2、快码平台的程序员是以单体存在,在做的是把一款APP拆分成上百个任务,同时找到100个人去同时开发,项目主最后要做的就是整合工作,之前需要三个月开发周期的项目,通过这种项目拆分的外包形式,可以把时间缩短到3—5个星期;

3、对于项目主来说,等同于招到100个专业的开发人员,但并不需要按照100个雇佣员工的薪水来给予薪酬,大大节省了成本。

何嘉文还告诉焦点中国,传统众包平台在接到项目之后,供需双方进一步协商、讨论,流程依然繁琐,而由于快码平台利用的是程序员工作之外的时间,程序员只需接收需求,不用做客服也不用做销售,只要专注写代码,完成之后提交、项目主审核验收,这笔交易就完成了。

不过,快码作为一个连接程序员和创业者的平台,一切的需求完全基于线上,在项目快速完成的同时,是否能保证开发出来的产品符合项目主的需求呢?快码有着自己的处理机制:

首先,程序员是评级的,拆分的项目只会推送能够胜任项目等级开发需求的人员;

其次,每个分发出去的任务都要具备详细的文档,其中包括开发语言、UI 、产品原型图等等,目的就是为了保证开发出来的产品更符合预期。

然后对于一些初创团队来说,如果没有专业的PM人员撰写产品开发需求文档该怎么办?这就涉及到快码的盈利模式:平台免费,收取增值服务费。

针对一些没有技术负责人的初创项目,快码众包平台提供从撰写产品开发需求文档到项目分发、项目交接整个过程的项目托管服务,从中收取开发费用的20%,这是目前快码主要营收来源。

有意思的是,由于快码团队创始之初只有三个人,目前上线的Web平台以及正在开发的APP,都是拆分出去给程序员做出来的。所以,快码算是自家模式的第一个尝鲜者,不得不说,这种以身试验的做法也是蛮拼的。

项目在线管理是痛点

通常情况下,对于创业团队而言,由于开发人员少,大家当面更容易沟通,而且便于管理,但是在快码平台,虽然开发产品的效率和速度有提升,项目主该如何管理被拆分的几十甚至上百个任务和开发人员呢?

何嘉文很直接告诉焦点中国,项目在线管理确实是最大的难点和平台痛点。“所以每一个被拆分的小项目的开发人员都会有一个代码管理器,能够把代码实时上传到云端,项目主可以看到所有程序员写的代码和开发进度”,他说。其中,上传到云端的代码则是永久保存,以便后期的修改和更新,同时线上还具备项目主和开发人员沟通的IM即时通讯服务。

除此之外,为了避免一些不靠谱的程序员延误进度,比如一个5天可以完成的任务,2天内都没有看到接单程序员更新进度和提交代码,系统会自动把任务分配给下一位程序员,同时系统还会限制进行开发任务的程序员就不允许接单。

面临的机会和挑战

不难看出,快码平台为了保证程序员和创业者双方权益做了相应的机制,但快码众包平台做的是一次性在线买卖,产品验收上线之后如何维护?临时出现故障能否快速修复?不仅如此,据介绍初期程序员的注册审核以及评级是通过人工审核,并没有固定的评级标准,如何保证码农的技术含量足够应对项目难度?所分拆的上百个任务能否同时进行,也有待考察。

联系到整个大环境,快码众包提供的是一种新的解决方式,缺少可借鉴的经验;与传统大型外包企业相比,缺乏行业内人脉资源。除此之外, 还面临着互联网巨头的后发优势等竞争威胁。但不可否认的是,快码众包平台实现的正是让创业者和程序员以“无组织的组织力量”和“无组织的时间力量”聚合在一起,缔结了新的联系,创造了快速、高效的商业价值。

据何嘉文介绍,快码众包平台目前已经进驻了数千名开发者,目前跟进的项目约有10个,其中4个已经在开发阶段,这个数字目前还在持续增加。因此,我们有理由相信,在当下互联网创业层出不穷的年代,快码众包作为其中的一员,目前只是踏出了它的第一步,更大的互联网空间与市场机会在等待着它。

后记:克里焦点网站、移动客户端的技术团队拥有一批出色的程序员,其中一位曾经注册了快码服务的程序员如此评价快码的模式:

快码的模式确实有一定创新,解决了信息不对称。不过问题在于,目前作为一个平台,发布任务方和开发人员的沟通问题、后期运维问题都是难点,因此,类似的平台还无法依靠“对接”服务作为赖以生存的商业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