线上秀场的“粉丝”棋局,主播说了算-克里焦点网

“五陵年少争缠头,一曲红绡不知数”,这是白居易的《琵琶行》里的一个情节,琵琶女自述年轻的辉煌岁月,一曲琵琶曲后,五陵争相抛洒缠头,得红绡无数,“粉丝经济”自古就存在。到了互联网的经济时代,粉丝经济变幻着各种形式,将吸金效能极致化。

“线上秀场”就是由无数个“琵琶女”组成,即是“主播”,并把秀场从线下搬到了线上,缠头用虚拟礼物来代替。这是由“粉丝经济”支撑的最典型的商业模式。

“线上秀场”的主播以美女居多,开创视频直播间的门槛并不高,有些几乎是零门槛,只要她们买了简单的装备,申请账号,便可开创自己的视频直播间。房间种类虽然并无限制,可以是音乐、舞蹈、脱口秀、社交、金融和教育等等,可现在仍更多停留在歌舞表演或社交聊天上。

在此之前,想要成为明星很难,要么在选秀节目中脱颖而出,要么被星探挖掘,要么受到某个导演的赏识,而YY、六间房、9158等这些在线秀场的出现,让无数“草根”有了可以成名的平台,“草根们”只要有点才艺,通过面试后,即有机会当上主播,通过这些平台,将自己的才艺释放,从而获得粉丝,成为明星。通过这些平台,让“草根”成名变得相对容易的多。

主播强大的粉丝黏和力,是“线上秀场”这一商业模式成功的最大原因。

成之“萧何”

“在线秀场”盈利模式主要靠粉丝赠礼,在线直播平台因此得以盈利。平台明确把握住了用户的心态,虚拟礼品的种类和可选数量数字无不传递着直白的“爱慕”信息。红玫瑰、香水、钻戒等近千种的虚拟礼品无不是现实生活中把妹常用的道具。可选数量的数字也无不是示爱用语的谐音,如:我爱你(520),一生一世(1314),想你(30),要抱抱(188)。

活跃在“在线秀场”的用户主要有两类:一类是为主播抛金砸银的“土豪”,他们是主播的大财主,这类观众只占5%,却贡献了70%的平台收入。另一类则是与“土豪”相对的“屌丝”,他们虽然很少赠送礼物,但却常常是主播们的忠实粉丝,更是“土豪”们赠送礼物的气氛调动者。

和土豪送礼物一样,围观“土豪”砸钱是一种更为狂欢的参与方式。当“土豪”几万十几万甚至几百万给某个主播砸礼物时,兴奋神经被挑起的围观者比主播还激动,屌丝的欢呼雀跃是“土豪”一掷千金的巨大动力。让土豪的虚荣心等到前所未有的满足,而屌丝也在狂欢中找到了失落的存在感。

在线直播平台上,金钱是话语权的唯一决定因素,用户按级别区分,一切级别明码标价,任何人都可以购买。不同级别的会员在这半虚拟的世界中会享受到不同的权利,高级别的会员可享有部分特权,有时甚至可以把低级别会员踢出直播间。此外还可协助主播打理房间,倘若有粉丝对主播言语不敬,或有出格的举动,主播的“守护”们则可将他永久性地踢出房间。

粉丝的消费是在线直播平台最直接的经济来源,而粉丝一旦流失,这些平台将何去何从?

败之“萧何”

“在线秀场”的平台变换着各种形式,变现粉丝对主播的“爱慕”之情,但是这种纯粹依赖于主播人气的商业模式会让平台时刻陷入被动位置的威胁。粉丝是以主播为轴线的,只围绕着主播转。主播的粉丝黏性,往往会把平台架空,平台对粉丝难以形成实质的的吸引力。

在线秀场的吸金潜力及强大的流量导入效果,吸引着越来越多的平台加入。近年来,主流视频网站、门户网站以及互联网巨头BAT纷纷涉足在线秀场:优酷开设来疯直播间、乐视设有宝贝秀频道、爱奇艺有奇秀;新浪从天鸽抽身后设立UC直播间、网易则有BOBO及CC直播间、百度贴吧直播间,在线秀场几乎成了互联网“先进”们的标配。

从头培养“在线秀场”的主播和累积人气太过费时费力,最过快捷的方法便是从原来的在线直播平台中挖“角”。抢夺优质主播除了让直播间快速成型,还可以顺带迁移来大批铁粉,其中往往还有大批金主,这些粉丝恰好是在线直播平台的目标客户。

平台若想制胜,必须得改善和用户之间的脆弱关系,或者提升对主播的粘合度。

“在线秀场”的未来绝不是“荷尔蒙经济”,过去“软色情”的标签也必须揭去,告别打擦边球的侥幸心理。增加会员参与型休闲娱乐项目,摆脱对主播的过分依赖,还可增强用户体验,提供其他视频服务,比如知识讲座、NBA殿堂、足球规则、好电影等,让会员导流到平台上来。

此外,“在线秀场”平台还可尽力把主播变为公司的好员工,让主播工作更为体面,还可与演绎公司、经纪人建立合作,共同把优秀的主播打造成艺人。尽量减少主播收入与访客花钱的关联度,将主播跳槽后的损失降到最小。此外还可扩展美女主播的才艺范畴,不要仅限唱歌、跳舞,可以提供脱口秀等其他才艺表演,让各方面有特才的人都可以加入进来,实现秀场的多元化。